互联网企业,特别是大型互联网企业,纷纷以服务的高可用而著称。如果一家有点名气的企业网站挂了半个小时,该消息瞬间就会在各论坛、微博等社交媒体传播。当然关注这些信息的人也都是一些互联网从业者。这是件大事,能够亲身经历会无比荣幸,因此虽然这家公司的网站挂了,但域名访问量会飙升。大家都想亲临这无比荣幸的时刻啊!

这使我禁不住思考,互联网的发展是不是将人类社会引入一种病态。互联网是把我们的生活丰富成什么样子了?

打开抖音,抖上三个小时,抖累了关了手机,然后想一想,我抖了点儿啥?过去的三个小时你看了那么多小视频,然而此时此刻,你还记得哪个?

抖音是高可用的,若是那天抖音挂了,绝对会上头条。一天24小时,你随时随地都可以抖。你可以从孩童抖到少年,从少年抖到青年。然而,少年不知孩童之所抖,青年不知少年之所抖!你却想毒瘾一般一直抖下去,抖尽了人生的大好年华!待到暮年,回首人生,依然不知此生之所抖啊!

我们这一代的生活,已经超出了上一代人的理解了。我给我妈看了几个微信小视频,我妈感到不理解:这些都是什么呀?有什么教育意义?

上次回老家看我姥姥,我一边看手机,一边和我姥姥聊天,她忽然好奇地问:“你怎么老看手机呀,你手机里面有什么啊?” 我一愣,这是个好问题啊!然而,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我把思绪收回来,专注到我所看的内容上,发现我是在看微博。可是刚才我并没有意识到我在看微博,甚至我都没有意识到我在看手机!但我还是在我姥姥面前耍了一把酷!我收起手机放在口袋,自豪地说:“我手机里面包罗万象,大千世界,奇闻逸事,要啥有啥。” 但这些都是发生在远时远方,和我的此时此刻此地没有任何关系。手机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这样偷走了我的此时此刻,偷走了我的人生。还多亏我姥姥明智,一个简单的问题,就把我从幻境中拉了回来!

天猫淘宝似乎永远不会挂,体现了工程师们过硬的技术素质。但这些还不够,还想整个大的,于是搞了个双十一。并且以双十一系统支撑了多少交易而自豪。我的天啊,至于吗,不就卖个东西吗?若是朱元璋听说有这样的事,肯等会有一百个问题。商店都是10点开门营运22点闭门打烊的啊。你这个天猫凭啥可以24小时营运啊。买个东西今天买和明天买有什么区别?

互联网高可用永远不挂,是不是一种病啊?要知道我们人还有挂的时候呢。要是人能高可用,永远不挂该多好啊!在精神和肉体之间可否加个LB?有没有人研究过?人类科技的发展是不是走错了方向?

如今网络字典里多了一个词:“低头族”。 看来越来越多人注意到这个问题了。你看看地铁上,公交上,马路上,大家都在干什么?更有甚至骑着自行车都看这手机,我真的很想问问这些人:“你手机里有什么呀,你怎么老看手机啊?”。

去学校食堂转一圈,去公司食堂转一圈,看看大家是不是右手拿着筷子,左手拿着手机。一顿饭吃下来,都不知道吃得是啥。我真的很想问问这些人:“你手机里有什么呀,你怎么老看手机啊?“

夜晚,睡觉前,有谁不是躺在床上就拿起手机,知道双手酸累了才不得不放下睡觉。我希望大家拿起手机那一刻,问问自己:“咦?手机里有什么呀,我怎么老看手机啊?”

这些就是互联网对我们生活的变革,似乎和高可用没有关系。但我也是互联网从业者,深深知道服务挂几分钟,就好像塌了半边天似的,但是互联网高可用真的那么必要吗?大家似乎都疯狂地在高可用上竞赛,这是不是一种病态啊!

如果这是市场选择的结果,那国家就应该通过立法来纠正。因为这种市场选择严重扰乱了人们的正常生活。国家可以通过立法来规定,快手/抖音等每天只能抖8个小时;天猫/京东等每天8天开业22点歇业;朋友圈/微博只能在规定时间发。除了媒体,医疗等必须服务24小时提供外,其余都应予以限制。我们要的是此时此刻的生活,需要的是触手可及的生活,我们要觉察明了每一次呼吸,而不是眼花缭乱的屏幕。

请不要怪人们的自制力差,这已经上升到了一个社会问题,不是单凭自制力就能解决的。因为这种成瘾性已经和毒品无疑了,一个吸毒上瘾的人,戒不了,你能怪他自制力差吗?国家禁毒是从源头上控制。同样国家限制互联网服务的营业时间也是从源头上控制。正所谓:不见可欲,使民心不乱!

我希望,在不远的将来,有一位人大代表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勇敢地提出这个问题!我希望,我们祖国的花朵能够成长在大自然的怀抱,而不是高科技的屏幕!我更希望,高科技的发展能够与我们传统文化更好地融合,促进人与自然的亲和与交融,给人们的生活带来平衡和安详!

相信,这一天会到来!